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不进则退

时间:2021-02-02 来源: 作者:

过去一年是中国工业互联网“野蛮生长”的一年。无论是利好政策、资本注入、新参与者涌入、还是新技术、新产品落地,都为其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同时,各类工业互联网平台纷纷涌现,根据《信通院2019工业互联网白皮书统计》,当前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已有300家左右,具有一定规模与影响力的平台数量达到50家之多。其中,既有垂直行业的龙头企业,也有以BAT为代表的数字企业,同时,高科技初创企业的加入也为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创新元素。值得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从起步逐步走向成熟,从最初的一窝蜂、追风口,到现在的聚焦与专注,无论是在产品能力、服务体验、商业模式、还是发展路径上,对平台建设都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

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四个时期

但挑战依然严峻。当前,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主要问题是碎片化能力供给与制造企业全面数字化转型诉求间的矛盾。平台发展如要发生质的变化,以下五大问题还有待找出答案。

1.  “数字孪生”何时降低门槛?

数字孪生简单地讲,即物理对象在数字空间中的实时、动态映射。数字孪生是一切模型与应用的基础。从设备、产线、车间、产品、再到工厂,数字孪生的实施成本与复杂度不是线性增长,而是倍增。数字孪生最大的挑战在于巨大的“语言障碍”。只有当通讯协议、设备的互联互通、数据集成、软件的互操作等不再是问题,数字孪生的部署门槛才能降低到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能够承受的范围。

2.  “数据资产”何时高价值变现?

制造企业的节流与开源离不开数据。然而当前大部分平台提供的服务仍然聚焦在生产要素数据化层面,或仅仅是用数据对物理世界进行描述。制造企业迫切需要的是从数据中获得预测能力,并指导决策,才能为业务带来创造性的经济效益。而只有当平台同时掌握数据、算力、算法与工业知识这四项能力,尤其是复杂算法与行业机理模型相互验证的能力,所开发出的工业智能应用,才能面向不同场景,创造实际价值。

3. “物理边界”何时突破?

工业互联网平台是线上线下、软硬融合的平台,但当前平台多是以项目制、“施工队”这种点到点的方式提供数字化服务。线下服务的线性增长方式严重制约平台的规模、范围与速度。平台还难以有效做到将线下工业应用与解决方案标准化、数字化,APP化,并迁移到线上交付。平台只有摆脱人力、设备、厂房等物理局限,才能做到客户的持续运营、服务的规模化复用,同时降低其边际成本。

4. 供给侧数据何时打通?

全链路与全要素数字化与数据化意味着企业有能力站在全局的角度,深度服务用户。然而,数据孤岛不仅存在于企业内部,更大的挑战来自供给侧与消费侧之间的信息断层。生产运营信息与消费信息的不对称,导致生产企业依然延用20世纪的管理模式服务21世纪的“数字原生用户”。只有当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打通,形成“双轮驱动”,才能围绕产品与服务,确保从设计、研发、生产、供应链、再到客户端的交付形成业态化的联动,增强供应链的灵活性与响应速度。

5. 生态系统何时完善?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是一项复杂而又漫长的系统工程。从链接、到应用、再到服务,中间涉及到众多门类的学科、技术、人才与能力。平台建设的逻辑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共生共赢。只有当平台学会将边界能力之外的产品、技术、服务、市场交给合作伙伴,相互信任、相互成就,才能构建一个共生、利它的平台生态系统,从而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

      用昨天的解决方案解决不了今天的问题。经过过去几年的实践,阿里对平台建设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与定位。通过在新技术、新模式、新商业、新组织与新生态的不断探索,逐渐开辟了一条互联网创新发展与新工业革命深度融合的新工业互联网平台模式。